示例图片二

原创百年来最“丧心病狂”的传染病,导致全球5000万人死亡!

2020-02-01 07:34:45 腾讯彩票购彩平台app 已读

河南乡下的疫情严重程度同样惊人。染病死亡的人太多,太快速,棺材变得奇货可居,价格不断上涨,而且需预约订做,排队等候。乡间到处都是“白布满村”的凄惨景象,后来连白布也变的供不应求,不得不用价格低廉、质量差的麻纸来代替。

即便是生活在同一块土地上,西班牙流感也会“区分”贫穷和富裕。

以及,根据咱们千百年的老传统,请巫师来做法“送瘟神”的仪式也是必不可少的。

“民主瘟疫”也分贵贱

这就告诉我们,根本就没有所谓的“民主瘟疫”,那只是理论上的说法。富裕的人口和地区,拥有较好的医疗卫生条件,即便是面对瘟疫也会有更多有效的医疗办法,从而降低死亡率。

西班牙流感第三波是在1919年冬季爆发的。一般来说,在极度严寒的气候下不是很有利于病毒生存,可是变异后(或者说进化后)的西班牙流感完全不理会那一套。它们悄摸地进了北极地区,让生活在那里的、一辈子难得生病的爱斯基摩人如临大敌。最终,许多爱斯基摩人聚居点一村一村的死绝……

一些地方组织民众洒石灰水,说这样可以消灭病毒。一些地方流传,食用绿豆冰糖粥可以抵御病毒(2003年SARS时,也流传说熬绿豆水喝可以防御,绿豆真是百年来的“万能药”)。

西班牙流感改变了人类的公共卫生观念

西班牙流感的感染者起初症状有:头痛、高烧、肌肉酸痛和食欲不振等等。紧接着它所导致的并发症就太吓人了——粘膜出血,尤其是鼻、胃和肠出血,甚至耳朵流血和皮肤点状出血。最终大多数病患会因为继发感染细菌性肺炎而死,还有些病患因为肺大量出血和水肿而死。

1918年西班牙流感却不能完全说是“民主瘟疫”。它似乎更喜欢杀死贫穷落后的人口——美国作为最初爆发地死亡了67万人,英国死亡20万人,印度则死亡了1250万人!

西班牙流感在人类百年的历史上,投下一道长长阴影的同时,也是一声声的警钟长鸣。

之所以叫西班牙流感,是因为当时正值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,由于战争的需要,各参战国都封锁了流感爆发的消息。西班牙是中立国,他们可以毫无顾忌地将真实的疫情报道出来。结果全世界都看到西班牙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,误以为疫情爆发地是西班牙。

南太平洋上有个20万人口的小岛国萨摩亚(道恩·强森的祖籍地),他们面对西班牙流感其死亡率高达25%,全国人口急剧下降。

而西班牙流感打破了这一谬论。真实情况是,西班牙流感对所有人类均有效,都可能被感染。虽然贫困人口死亡率高于富人,但本质上这跟种族、族群无关,那是医疗卫生条件的高低不同所致。

瘟疫:人类三大课题的重中之重

在很短的时间内,上海就有400多人死亡。北京也爆发了疫情……

原标题:百年来最“丧心病狂”的传染病,导致全球5000万人死亡!

由于第二波疫情的超高死亡率,顿时引起了全球性恐慌。客观上也导致了一战的提前结束,士兵们群居在一起,是传染病爆发的“好朋友”。

西班牙流感对中国社会造成恐慌

2009年英国一项对流感的研究表明,流感对贫困人口造成的死亡率是富人的3倍!所以,即便在21世纪,“民主瘟疫”也不可能会“民主”。

从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挺吓人,这个春节让我们都人心惶惶的。我上街忘了戴口罩,好像别人看我的眼神都不对,真是无地自容……

在对抗传染病方面,人类始终处于被动状态,你无法预知什么时候它又冒出一种新型病毒,然后整个人类就得忙活起来……

总的来说,亚洲和非洲的死亡率最高,欧洲、北美、澳大利亚死亡率要低很多。

好奇心驱使,挖掘史料逸闻——【好奇挖掘组】

展开全文

可能是百年来最恐怖的传染病爆发事件

由于西班牙流感有发烧咳嗽全身酸痛无力的症状,所以当时老百姓称它为“骨痛热病”。

据当时北洋政府官方统计,西班牙流感对中国造成几千人死亡,我认为实际上远不止这个数字。北洋政府时代是军阀割据,中央只是名义上的中央,很多数据统计都存在较大出入,包括统计各省人口数量与实际人口数量都不一样。

还有一个特征是20-35岁的青壮年死亡率特别高——这倒挺奇怪,一般认为病毒对老人儿童威胁更大一些,没想到这次它反其道而行之。

在西班牙流感之后,很多国家变革公共卫生政策,比如成立或重组卫生部,建立更先进的疾病监视系统,全民卫生保健等等。另外,西班牙流感还促进了传染病学的发展。

欧美许多大城市的公共场所都实施了关闭措施,并限制市民随便在街上瞎逛,跟我们武汉现在的情况有些类似。

甚至还有一些地方政府发通告说,服用“银翘散”可以抵御病毒。银翘散的确可以治疗头痛发热咳嗽的风热感冒,但对西班牙流感是没有用的。

疫情不止在大城市传播,很快就来到了乡下,并且造成了更高的死亡率。据报道,浙江绍兴的一些地方整村整村的人染病,还有一些村庄十室九空,“哭声相应,惨不忍闻。棺木所售一空,枕尸待装不知其数”。

全球性大爆发的传染病有时候会被称为“民主瘟疫”,所谓不分高低贵贱,人人皆会受传染。

现在看起来,只有瘟疫更容易造成全球性的影响,那会是全球性的恐慌。这次武汉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,让全世界都不得不“打起精神”。

还有一个美国医生在日记中也写道:“从发病到死亡,只需几个小时…太可怕了!人们站在那儿就可以看到一个、两个或二十个可怜的家伙像苍蝇一样倒下……我们平均每天死100人……必须用专列来运送死者。好几天没有棺材了,尸体堆积如山……”

西班牙大流感常常会让人误会其爆发地是西班牙,其实不是。它的最初爆发地是1918年3月初美国堪萨斯州的一所军营内。

三波西班牙流感 跨度18个月

再加上,对西班牙一个小国来说,居然有8百万人受感染,连他们的国王阿方索十三世也感染了(但没有死),这的确令人震惊。为了表达这种震惊,索性就叫西班牙型流感吧。

如果要说这一百年来最恐怖的传染病,此次的新型冠状病毒很难排进前三。第一个站出来不答应的就是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。

比如,相对贫穷的匈牙利,其死亡率是更为富裕的丹麦的三倍。美国康涅狄格州一个意大利移民区,他们生活水平较低,死亡人数也很多。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死亡率也更高。

西班牙大流感曾造成全世界5亿人感染,最终导致5000万人死亡,当时全世界17亿人(还有说法死亡有8千万左右,我这里选择保守数字5千万)。

前面已提到了,西班牙流感最初爆发于1918年3月初美国堪萨斯州的一所军营内。很快就扩散到到美国费城、纽约等大城市,然后搭乘参加一战的军舰播散到全球各大洲。西班牙、英国等国,都相继出现了感染者。但那时疫情还没失控,死亡率也还不高。这是第一波西班牙流感的爆发。

阿方索十三世,1886年-1941年

换句话说,没有任何人对流感可以免疫,流行传染病是要全民总动员来解决的问题!

当时《美国医学会杂志》有过这样的报道:“一个健康人下午4点首次暴露出症状,于次日上午10点死亡。”

饥荒,估计只会在极少数地方出现,这不会是常态,也不会是一个广泛现象。

让人不解的是,到了1920年春季,西班牙流感就逐渐神秘消失了。死亡来得太快,去得也快,在18个月内就从地球上销声匿迹了。

对寒冷气候不怕,对炎热气候就更不怕了。太平洋山那些穿着凉快的岛国,同样深受西班牙流感之害。他们医疗条件更差,死亡率自然也更高。

西班牙大流感就像一次精准打击的突袭,让人防不胜防、无从防备,甚至来不及反应。100年前的医疗水平,似乎也不容许人类做出什么更高科技的反应。

在1918年西班牙流感发生之前,优生学是社会主流观点。社会达尔文主义者错误地认为,有些种族比另一些种族更优等,于是认为传染病只对某些种族有效,如果得了传染病只能怪自己种族不够优秀。

美国堪萨斯州的军营医院,塞满了被感染的军人。

据说,在西班牙流感爆发过程中,只有位于亚马逊河三角洲的马拉若岛,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感染报告的人类聚集地。

当时中国的医疗水平面对西班牙流感完全是不知所措的,只能“死马当作活马医”。

第二波疫情的爆发是1918年8月份。据说发源于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的首都阿什哈巴德。这时候西班牙流感出现了变异的情况,其杀伤力更大了,致死率呈指数级上升。

20年代爱斯基摩人村落

西班牙大流感还有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重要特征:从发病到死亡,时间太快太短。

尤瓦尔·赫拉利在他的《未来简史》中说人类有三大课题:饥荒、战争、瘟疫。

其传播范围之广泛,同样令人咋舌,不止欧亚美非等大陆,就连南太平洋上鸟不拉屎的小岛都传染了,甚至连北极地区也未能幸免!

西班牙流感全球爆发时,北洋政府已加入协约国,对德奥同盟国宣战。北洋政府正摩拳擦掌,等待欧洲战局的结果,享受胜利果实(此时同盟国战事已处于下风)。没想到,遭遇了西班牙流感的突袭。

战争,世界性全面战争的发生已几乎不可能,局部的战争冲突当然不会绝迹,不过它对世界大多数地区的人口不会造成很大影响。